波波维奇这个老酒鬼,喝到了上海滩,还拉着美国全队一起,结果你猜…

2019-09-01 admin 网易体育
6 浏览
相较于中国球迷“联赛期间互扔板砖,大赛时期一致对外”的民族气节,美国球迷在今年的NBA结束之后,纷纷拿自家球队开起了玩笑。

今夏一线巨星们盛大“告别秀”之后,这支美国男篮受到了空前的质疑。作为球队里牌面最足的人,主教练波波维奇的压力无疑最大。

肯巴-沃克作为今年美国队的核心之一,在球队刚刚来到上海的这天夜里,敲开了波波维奇的房门:

“教练,世界杯马上开始了。就咱们今年这个硬件,您觉着,能行吗?”

只见波波维奇不慌不忙,转身从自己的抽屉里拿出一瓶二锅头,放到了肯巴面前。

沃克恍然大悟道:“我懂了,您的意思是,即便今年的美国队星光暗淡,看上去就和白开水一样,但只要其他队伍碰到,还是够喝一壶的!”

波波维奇擤了擤他的酒糟鼻,乐呵呵地说到:“啥玩意行不行的,喝就完事了呗”。

这虽然是个编出来的故事,但伟大的波波维奇教练,确实带着这支美国男篮,在上海滩喝上了。

北京时间8月29号,当球迷们还在担忧美国队能否在匆忙抵达上海之后快速进入状态的时候,波波维奇已经带着十位老铁在浦东一家牛排坊喝起来了。据说这几位就这小酒说说笑笑,临到散场子才唠了几句世界杯。

就这支美国队,对于篮球史上任何一位教练来说都是个闹心事,所以喝点酒解解闷并不难理解。

但是当这事发生在波波维奇身上,对于这个“懂酒≥懂篮球”的教练来说,喝酒,不是为了解闷,而是为了解决问题。

听上去有些荒诞,但喝酒,确实是波波维奇解决问题的一大宝器。这一天甚至得到过他本人的肯定,在被问及自己伟大的执教生涯时,他这样告诉记者:

不夸张的说,喝酒,不光是波波维奇的兴趣,更是他的管理哲学,成功秘诀,人生态度。

在了解波波维奇的酒哲学之前,你一定要对“喝酒”这门学问有一些基本的认识。

虽然不是所有人都对这种麻痹神经的液体感兴趣,但是喝酒有着它不可取代的社会作用,这是不可否认的。

而波波维奇,正是将喝酒的作用完美地嵌入了他的篮球世界中。

这是喝酒最让人熟知的功能,也是波波维奇酒哲学里最关键的一环。

所有教练员都明白士气对于球队来说多么重要,波波维奇更不例外。马刺能凭借羸弱的运动能力常年闯进西部季后赛,士气扮演了很关键的角色。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马刺常年保持士气高昂,很多时候可能都是喝出来的。

2010年季后赛首轮,马刺在达拉斯的G5输得很惨。一般来说,季后赛结束之后,马刺教练组要到波波维奇的房间里开会。但是在输掉G5之后,老爷子决定在达拉斯来上一顿。

后来,马刺在G6成功淘汰对手晋级。

2013年被雷阿伦绝杀之后,波波维奇带着球队去了赛前定下庆功宴的那家酒馆喝了一通,即便马刺最终还是输掉了系列赛,但是他们在第二年复仇热火,拿下冠军。

这不能说明波波维奇的酒哲学出了问题,只能说明G6的那壶酒,后劲来的比较晚罢了。

我们可以这样说,士气是一个时间点,而凝聚力则是一个时间段。波波维奇手下的球队,不论怎么看,大多数时候氛围都是极好的。

落到波波维奇的酒哲学上,则是因为波波维奇不只是在合适的时间点上会张罗酒局,而是在漫漫的赛季过程中,给马刺烙下了这个传统。

从视觉上来看,邓肯这个神态和表情,不排除是跟着波波维奇十几年,常年酗酒留下的后遗症。而波波维奇被助教拉着的时候,也像极了酒虫上脑之后抢着买单的画面。

这样的说辞可能有些无厘头,但是酒局确实是马刺队的一个传统。

每个球队都有赛后举行晚宴的习惯,但并不是所有球队都会在晚宴上喝两盅。毕竟,不是所有球队的主教练都是酒蒙子。

前马刺球员丹尼-格林曾经表示:“球队晚餐让球员更了解彼此,拉近了大家的距离,在场上自然也能培养更好的默契”。

在客场打完比赛,马刺往往习惯留在当地过夜,第二天一早再离开。对此,保罗-加索尔表示这样全队有充足的相处时间,这也许只是一种官方说辞。毕竟,当你全队在晚宴上都喝得离了歪斜的时候,你很难当晚就离开。

波波维奇很懂酒,也懂很多国家生产的酒,所以有些国际球员,也只有波波维奇玩得转。

在波波维奇执教生涯中,把喝酒的这个作用发挥到极致的高光时刻,就是拿下吉诺比利这件事了。

圣安东尼奥珀尔区Cured酒馆的老板兼主厨史蒂夫-迈克休对这件事的感触极深。2015年春天,波波维奇曾宴请过西班牙的篮球官员,迈克休就是当时的接洽人。

当时晚宴开始前的一小时,波波维奇亲自带着他自己选好的西班牙酒来到餐厅。

他向经理要了一份店内酒水单,先是选了白葡萄酒作为配前菜,又让服务员提前把红酒打开,为主菜做好准备。

看着波波维奇把方方面面安排地明明白白,迈克休当时就懵逼了。

他询问为什么波波维奇要如此亲力亲为,老爷子回复到:

“你知道,NBA给了我们这些招待参观的任务。一般球队就打发个助教或管理层员工负责。”

但波帅总要亲自做这份工作。他告诉迈克休,多年前自己也这样招待过来自阿根廷的客人,“我用好酒好菜让他们乐不思蜀……而那就是我们听说马努的契机,当时NBA根本没人知道这个孩子是谁”。

所以我们完全可以说,阿拉莫的阿根廷传奇,是波波维奇喝酒喝出来的。

只是不知道帕潘斯雄鹰的羽毛,是不是喝酒喝掉的。

以上提到的这些,都是喝酒这个行为艺术给波波维奇的执教生涯带来的影响,同时,也是波波维奇对今年美国队在世界杯上的征程,带来的帮助。

早在美国队还在拉斯维加斯集训的时候,波波维奇就把在联赛里的那一套酒哲学带到了国家队。

东拼西凑,呼声不高,像极了这些年他手下的那支马刺。

在库兹马因伤退出国家队的那个时间节点上,波波维奇又一次宴请了球队。出人意料的是,那顿饭上大家饮的酒,不是波波维奇亲自选择的。做这个关键决定的人,正是当时已经离队的库兹马。

你看,这一顿酒之后,一家人的感觉就出来了。

也许我们永远无法知道在输给澳大利亚的那天晚上美国队到底喝了多少,但是光看温文尔雅的乔-哈里斯逢人就说有什么事都找自己的老铁——看上去就是个癞子的马库斯-斯玛特的时候,你就会猜,这哥俩在酒桌上应该是到量了。

这样一支球队,给到其他教练带队,或许真有翻车的可能。但是当波波维奇是球队掌舵人的时候,车祸的可能性就大大减少。因为他实在太会,也太享受带这种类型的队伍了。

假如这支“历史最弱”能够在中国拿到奈史密斯杯,那么除却各种因素之外,酒精在这段时间内的作用,也许是十分巨大的。

世界杯夺冠无疑又将是波波维奇工作中一个可以涨不少工资的绩效,可是对于波波维奇来说,比这更关键的,也许是他终于在中国喝到了正儿八经的二锅头。

作者:宫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