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解救上吊母亲,曾有暴力倾向,35岁生日当天,他在中国绝杀伊朗

2019-09-01 admin 网易体育
10 浏览
2019年8月31日,是哈维尔-莫吉卡的35岁生日。

对于一位篮球运动员来说,35岁已经是老将年纪,甚至连勒布朗-詹姆斯都不能成为例外——这个夏天,尚未满35的詹皇也不断在社交网络上发“老去国王“的标签,并表达了将会证明自己仍在巅峰的强烈决心。

哈达迪的关键三分莫吉卡的绝杀球而莫吉卡这位从未能在NBA打球的美国-波多黎各双国籍球员,在中国的篮球世界杯赛场上打响了一个漂亮的头炮:首战对伊朗,波多黎各在大比分落后的情况下上演翻盘,还剩4秒两队打平,而莫吉卡在最后一攻中持球突破抛投得分,完成逆转绝杀。

没什么生日礼物比这更棒了。

就在两天前,他在社交网络上发布了自己世界杯的“出征宣言”:

“我从来都不是最有天赋的那个。但我却能做到最用心。参加今年世界杯的球员有384人,而我是其中之一,上帝待我不薄!(等待被黑哈哈哈)”

他之所以如此激动,也是因为能入选波多黎各国家队并不容易。在过去一个月的国家队训练中,为了进入最终名单,莫吉卡比谁都努力,因为他自己也清楚,在这个年纪若想被挑中,他只能拿出搏命的态度,只要上场,就一刻也不能放松。

十几年来,他为波多黎各国家队打过中美洲锦标赛、泛美运动会、中美运动会和美洲杯的比赛,今年的男篮世界杯,已经是他篮球生涯中所站上的最大的舞台了。

莫吉卡进入波多黎各最终名单其实也不算个意外。他才在波多黎各超级篮球联赛BSN打出生涯最佳赛季,场均得到17.8分,三分命中率接近45%。就跟勒布朗一样,刻苦的训练为莫吉卡保持了绝佳的身体状态,攻防两端他都能为球队做出贡献。如今的他,正生活在最美好的篮球梦想中。

但在梦想照进现实之前,莫吉卡的人生却是一场噩梦。

****

在顺利得到康涅狄格中部州立大学的邀请之前,就读于麻省奥本高中的莫吉卡作为篮球运动员,基本无人问津。

2003年夏天,他在新泽西到处试训,如果一直没有学校愿意给他奖学金,他可能只有去快餐店打工一条路可以走了。

父母没能力支持他上大学。事实上,父亲并没有真的照顾过他,在他两岁时就抛弃了这个家庭。高中时,他经常居无定所,不断搬家。而在那间位于米尔福德市的地下室,十岁的莫吉卡见到了母亲南希上吊自杀的一幕。

在莫吉卡生父离开后,南希的精神状态可以说每况愈下。她所换的每一任男友基本都有严重的暴力倾向,她是家暴受害人,也是常年瘾君子,沉迷于毒品和酒精,不断进出监狱。终于,在莫吉卡还上初中的时候,她打算在地下室结束自己的生命。

也不知是幸还是不幸,就在南希因为缺氧窒息的时候,莫吉卡闯了进来,并解救了她。

在充满不安和暴力的环境中长大,莫吉卡的自我保护意识已经很强。南希没事就把自己反锁进卫生间哭泣,小莫吉卡就在外面不断敲门,非要确保她完完整整出来不可。

南希给儿子起了“莫丘”这个小名,在英语中跟“男子气概”一词同义,或许也是她潜意识中本就是渴望能被儿子拯救的。

让南希没失望的是,莫吉卡很小就懂得保护她,不仅挽救了她的生命,还敢于跟她的男友对峙,告诉对方:“如果你再敢碰我妈妈,我就会杀了你。”

但这种“男子气概”的另一面,却是耳濡目染的暴力倾向:高三那年,莫吉卡原本从奥本高中转学到伍斯特市的多尔蒂纪念高中打球,以获得更高的曝光度。但没想到,他跟两位队友在牛津市一家夜店里因打架事件被捕,被判了12个月的缓刑,学校则对他处以12场禁赛外加退学的惩罚。

年轻时莫吉卡并不愿对媒体多谈母亲自杀对自己的影响。因为那时候他的脾气绝对不算好,在比赛中会怒吼教练和裁判,遇到困难挫折,往往就用暴力的形式发泄出来。

他打砸过更衣室设施,在比赛中因为鼻子被打流血,不得不临时退赛下场更换被染红的球衣。童年的创伤和阴影注定追随他一生,他所能做的,只有坚强,再坚强。

高中最后一年,他虽然统治了赛场,场均拿下28分12篮板,但他的他的篮球梦已经遭遇了重大挫折,没多少篮球名校愿意给他机会。最后,他只收到了一所大学的邀请:来自NCAA三级联赛的麻省大学(达特茅斯校区)。

****

至于他最后为何能去康涅狄格中部州立大学,也是靠毛遂自荐。

当时球队主帅迪肯曼并没看上莫吉卡的天赋,倒是试训时他那股上场就玩命的劲头,让迪肯曼觉得这孩子不至于在一级联赛站不住脚,就给了他一个临时队员身份(walk-on)。

结果他在蓝魔一打就是四年,大一时那些孤独而漫长的投篮训练为他赢得了尊重,到大四他出战34场,场均得到16.8分7.1篮板3.2助攻1.5抢断的数据,荣获NCAA西北联盟(NECTournament)MVP和年度最佳球员奖。

当时斯蒂芬-库里刚刚开始自己的大学生涯,莫吉卡还跟他交过手。蓝魔队64-91输球,但莫吉卡18投8中拿下23分4篮板5助攻,而库里10投4中(三分5中3)得到16分6篮板5助攻。

迪肯曼承认:“如果你在一开始跟我说,这孩子将成为最佳球员,我肯定叫你赶紧消失,或者叫心理医生来给你看看脑子。”

莫吉卡在场上逐渐成为了可靠的球队领袖,跟母亲南希戒掉毒瘾、身心状态逐步好转息息相关。当他学会把控制那些蠢蠢欲动的不安和暴力,学会把负面情绪以合适的方式疏导出来,他才能以真正健康的心态去打球和生活。

“没什么比活着更棒的事了。”南希说,“活着就能看到我儿子打球,在场边我总像个激动的傻子,但我只想他知道,我是他的头号粉丝。”

而莫吉卡说:“在我心里,妈妈是一个勇士。她这辈子经历了太多痛苦,而她也克服了太多困难。”

2007年,莫吉卡大学毕业了。这一次,他没有四年前的幸运,NBA选秀不是靠自荐就能进去的,全世界水平最高的联赛,从一开始就对他关闭了大门。

22岁的年轻人得失心往往很重,但莫吉卡的早熟,已经让他懂得消化这些得与失,坦然面对人生给他的任何考验,前往波多黎各、阿根廷、墨西哥联赛寻找机会。

莫吉卡的女友2018-19赛季,他在LNBP(墨西哥联赛)和BSN一共打了81场比赛。跟他同场竞技过的库里,已经拿到三个总冠军,两个常规赛MVP,年收入接近8000万美元。NCAA的相遇最终只是一场偶然,他们俩其实从未站在过同等的起跑线上。但生活从不公平,人都只能向前看。

莫吉卡已经失去了父亲,并差点失去母亲,走进万劫不复的深渊。但今天的他,在大学拿到了社会学学位,有了美满的家庭,还有尚在前进的篮球事业,昂首站在广州体育馆的地板上,这一事实本身已经说明他是个赢家了。

“我有足够的经验和自信,懂得积极思考,已经学会了专注于比赛本身,在场上放松心态。我打了十几年比赛,但我相信自己还有很大潜力可以发掘。我很感谢上帝,明年我一定会变得比现在还要强。”

作者:kewe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