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胀率10000000%,一天只吃一顿饭,篮球成委内瑞拉的苦难慰藉

2019-09-04 admin 网易体育
0 浏览
网易体育9月4日报道:

男篮世界杯前两场比赛,委内瑞拉69-80输给波兰,然后16分赢了科特迪瓦,今晚与中国男篮的比赛,赢了就出线。对于委内瑞拉男篮来说,其实能来到北京打比赛这件事本身,就已经是个巨大的成功了。

委内瑞拉国内的经济危机和政局动乱已经持续了很多年。本来他们的职篮联赛就已经一塌糊涂,这次进入世界杯大名单的球员里干脆有7人都来自同一俱乐部。

委内瑞拉最高级的职篮联赛LPB一共有10支球队,分布于国内主要城市。原本他们整体实力不错,有不少外籍球员,但近几年联赛经营每况愈下,2018年有多位外援遭遇球队欠薪的情况。

委内瑞拉多年来都进行严格的外汇管控,LPB联赛总裁阿林森-查孔还给总统马杜罗写过一封公开信,希望职篮能得到经济政策上的照顾,但政府并没有回应。

而就在世界杯开始前半个月,因为后勤保障不到位,连医用绷带都没有,所以委内瑞拉几位国家队成员已经开始罢工,拒绝听从主帅费尔南多-杜罗的指挥,拒绝参与球队训练。

委内瑞拉马拉松运动员迪迪莫-桑切斯曾这样形容国内运动员的处境:

“我们国家的运动员是真英雄,因为不但要满足高要求,还得不到报酬。挣得那点钱都不够满足我们的饮食需求,更别说购置比赛装备、摄入维他命和基本药品了。”

但最终,委内瑞拉男篮还是克服了重重困难来到中国,球队发言人路易斯-瓦尔加斯对媒体表示:“我们也知道,球队缺乏很多资源,没法让球员打出最好的状态。但我们的男篮仍然是坚韧的,我相信球员们靠精神的力量可以把不可能变为可能。”

就跟三年前参加里约奥运一样,即便内外交困,委内瑞拉男篮仍不放弃为国争光。哪怕篮球场上的胜利不能当饭吃,能给国内带去一些振奋消息,总是好的。

是的,吃饱饭,已经是委内瑞拉人最迫切的需求。

近年来,委内瑞拉出现的食品短缺,在现代人类社会已经非常罕见。90%的家庭陷入粮食短缺危机;2016年,媒体报道称委内瑞拉人在一年内平均减少了8.6公斤体重,2017年为11公斤;2017年4月,一篮基础生活用品的价格已经是最低月薪的4倍不止;2018年,超过30%的委内瑞拉人平均每天只能吃上一顿饭。

在首都加拉加斯,人们的主要食物只有大米和蔬菜,含有蛋白质的肉已经成为稀缺资源。穷苦家庭只能靠捡树上掉下的芭蕉和芒果为生。今年2月,媒体报道了委内瑞拉一岁婴儿的死亡,这个孩子去世时体重仅5.9公斤。

医疗系统也全面崩溃,有媒体统计了委内瑞拉国内九家公立医院的就诊数据,光是在2017年,就有2800多例儿童营养不良,夭折数接近400人。

无征兆的大规模断电,也导致大量病患死亡。很多时候,医院里没有自来水和足够的药品供应,甚至连医生都消失了。

男篮的日子显然也不好过。球员的报酬太低,更让他们不满的,是男篮连最基本的医疗条件都无法保障,简单的绑带护具都没有提供。

即便愤怒,但我们基本很难听见委内瑞拉球员和教练的声音。正如在2016年里约奥运上,时任委内瑞拉男篮主帅的内斯特-加西亚一到赛后,就故意躲媒体玩消失,不想发表任何争议言论,给球队在国内制造危机。

****

约翰-考克斯出生于加拉加斯,曾经为委内瑞拉男篮效力。他是科比-布莱恩特的表弟,现跟家人居住在美国。

考克斯也说过:“看到(委内瑞拉)国内的惨状,真是挺难受的。”

但这场灾难,其实是妥妥的人祸。

委内瑞拉是世界上石油储量最大的国家,连任了14年前总统的查韦斯还曾在国内推行免费医疗和教育政策。但他的统治,为国内经济埋下了巨大隐患。

委内瑞拉记者玛丽安娜-祖尼加(MarianaZuniga)在接受NPR采访时就总结了如今国内生活物资短缺的根本原因。

“人民没有饭吃,不是因为他们没有可耕种的土地。”她说。

2003年,查韦斯开始控制农产品价格。这一政策的初衷是降低物价,但逆市场规律而行,最终还是反噬了委内瑞拉。

“因为超市无法盈利,进货需求立刻减少。于是政府又开始管控农民的出售价格,最终导致农民成为受害者,收入直接减少,整个农产品供应链都遭遇重大打击。”玛丽安娜说。

“没过几年,查韦斯又开始全国范围内的管控计划,在农业领域,政府接管了大量农牧场,想做最大的供应商。市场竞争急剧减少后,企业的生产力并没有提升,反而降低了——没有竞争和监管就没有压力,腐败也大量滋生。整个农业的根基,就这样被腐蚀一空。”

事实证明,查韦斯控制在手中的生产链条越多,其国内生产的规模下降就越快。只能加大进口。委内瑞拉石油可以卖出价格的时候,还能支撑(哪怕查韦斯上台后的国内石油产量也在下跌);但当2014年世界原油价格暴跌,委内瑞拉的危机就彻底爆发了。

查韦斯时代,委内瑞拉人民的物资短缺率节节攀升,等到他死后,继任者马杜罗直接宣布停止公布短缺率数字,于是,委内瑞拉的短缺率已经连续5年停留在28%了。但有机构估计,在2015年底,这个数字已经激增到75%以上。

这,就是灾难的前奏。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今年委内瑞拉的通胀率将达到10000000%。

一位当地女性曾接受采访时表示:“我现在一个月的工资是4万博利瓦(Bolivars),还不到7美元。而这些钱之后只能我买一公斤肉,再加点米和面,一星期的伙食都不够。”

现在,她的工资甚至买不到一块肥皂。于是人们在垃圾堆里捡食物,营养不良和疟疾成为儿童杀手。

有孩子在家里拿着一叠叠纸币进行编织,把钱做成手工艺品,因为这种小玩意如果能卖出去,换回来的东西也比纸币本身有价值。

经济崩溃之后,委内瑞拉政府指控美国CIA的“破坏活动”,还封锁掉哥伦比亚的边境,但这也无法阻挡难民的逃离。

仅在2014到2017年,就有230多万民众逃离委内瑞拉,但真正拿到合法避难资格的人不到100万。

2016年7月,委内瑞拉一度短暂开放边境,12小时内超过3.5万人越境前往哥伦比亚寻求救援。在7月16至17日间,超过12.3万委内瑞拉人进入哥伦比亚寻找食物。

哥伦比亚政府称,2017年3月到2018年6月,该国委内瑞拉移民人口(包括非法)已经超过百万。秘鲁有40万委内瑞拉移民,厄瓜多尔25万,智利8.4万,阿根廷7.8万,美国也有约7.2万委内瑞拉移民在寻求庇护。

在保守主义盛行的当下,委内瑞拉着实为整个美洲制造了不小的难民危机。

****

今年1月,马杜罗宣布委内瑞拉正式与美国断交,当时他的第二任期仅开始13天。

毕竟,美国承认了委内瑞拉反对派领袖瓜伊多的临时总统身份,经济制裁和政治干预齐下,也难怪不少委内瑞拉民众认为美国就是罪魁祸首。

走投无路的反对派,只得愤起抗议,同时也遭到政府武装的严酷打击。但即便是国民护卫军(NationalGuardsmen),也有很多将领士兵因为工资福利一文不值而放弃了岗位。如今马杜罗总统身边的特种部队非常神秘,在街头着黑衣蒙面孔,连最高指挥官的名字都没有曝光。

运动员在这样的形势之下只能努力独善其身。

曾在NBA效力的委内瑞拉后卫格瑞维斯-瓦斯奎兹就选择做个局外人,专注于自己在职业篮球圈的前途。

他发了2万多条推特,置顶的内容来自世界杯开始前自己得到的好消息:他成为鹈鹕下属发展联盟球队的助理教练了。

他是选择了沉默,但即便不沉默,又能改变什么呢?

伤病让他过早退役,无法再为国家队征战;而这个夏天,他的个人慈善基金会倒是去了委内瑞拉很多地方,为贫困的篮球少年提供免费的训练场地和指导。

比起同龄的中国或美国小孩,委内瑞拉的孩子们的确太过瘦弱了。但篮球和体育带给他们的快乐,那怕只有短暂的一瞬间,也是平等的。

瓦斯奎兹在社交网络上倒是不忘为男篮摇旗呐喊,他写道:“整个国家都会期待委内瑞拉男篮在世界杯上表现!请大家从现在开始就大力支持吧!”

委内瑞拉男篮的赛场表现,被苦难赋予了更多意义。篮球无国界,球员们也希望世界杯中的体育精神能漂洋过海,给国内的球迷一些慰藉。

26岁的替补前锋迈克尔-卡雷拉一直都保持着昂扬的士气,称:“能获得东京奥运的参赛资格,是我们的梦想。我们也希望为所有委内瑞拉人民带来一些快乐,不管他们是什么肤色,有什么政治立场。”

曾经执教过卡雷拉的美国南卡罗来纳大学男篮主帅弗兰克-马丁也专门在推特上给他支持:

“看着委内瑞拉发生的一切,我能做的只有继续为卡雷拉和他的家人,以及委内瑞拉这个美丽的国度祈祷。愿上帝保佑你们。”

作者:kewe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