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说世界杯:姚明的又一位前队友也到了挥别国家队的时刻?

2019-09-10 admin 网易体育
9 浏览
今天是2019年9月10号,国际教师节。

所以在这个特殊的节日里,让我们一起祝约基奇节日快乐。

可是在面对西班牙的比赛中,约基奇不满判罚心态爆炸,对着裁判就是一阵儒雅随和的口吐芬芳,实在对不起“为人师表”这四个字。

今晚他们会在八进四的比赛中面对五战全胜的阿根廷,而在这支南美劲旅阵中,也有一位全队将士们公认的老师。

除了令人难忘的风骚打法,以及假摔倒地时的性感身姿,这位老将被阿根廷人奉为老师的原因,在于他对这支队伍,以及这项运动的投入。

作为本届赛事上的广场舞天团之一,39岁的斯科拉在自己的第五次世界杯之旅上带领着阿根廷人高歌猛进。

在他达成了个人世界杯史篮板球第一,总得分第二的壮举时,很多人会觉得有种时空混乱般的错愕感。这种错愕感,和你在知道与斯科拉同场竞技的波兰球员亚历山大-巴尔切洛夫斯基比他小21岁的时候如出一辙。

毕竟,如果斯科拉生活在阿根廷的轴对称——年少有儿的北美大陆的话,也许亚历山大会比斯科拉的儿子还小。

即便是这样一位给世界杯赋予伦理意义的老将,依旧有着很多年轻人没有的战斗欲。在CBA赛季结束之后的不久,斯科拉便给出了阿根廷国家队一个承诺,身披国旗出战本届世界杯。

如果非要给这个承诺加一份期限的话,斯科拉表示,那也许会是东京奥运会。

所以,这是否会是自己的最后一届国际大赛,成了姚主席前队友们面对的共同话题。

就算和自己创造历史的黄金一代们纷纷退役,斯科拉依然选择站在FIBA的赛场上,和潘帕斯草原上的其他战友再冲一次。

为了备战世界杯,逐渐找回状态,斯科拉在大赛开始之前的几个月,于布宜诺斯艾利斯的郊外的一座篮球馆里开始了恢复性训练。

(意思就是CBA联赛的对抗,对于这位接近不惑之年的老将来说,还远远不够打世界杯)

在进入训练营之前,斯科拉已经坚持训练了14周。和他以往职业生涯中的每个夏天一样,他又一次选择了为国效力,而不是去旅行,去陪伴他的四个儿子去他们最喜欢的儿童乐园。这种情况斯科拉已经习惯了,而斯科拉的家人们,也不得不早就习惯了。

毕竟在斯科拉戎马一生的篮球生涯里,他甚至错过了自己第一个孩子的出生。

他的妻子帕梅拉总能把他们的孩子照顾好,而这四个孩子,目前也陆陆续续地开始了自己的篮球之旅,并把自己的老爸视为偶像。比起无法团聚,他们更无法接受老爸不去做他自己最喜欢的事情。

有意思的是,这仿佛已经成了斯科拉家族的传统,即便老斯科拉只是个半职业球员。

他白天会去银行上7-8小时的班,短暂和家人相聚之后,他还会在九十点钟前往训练馆。在那些难得的节假日里,老斯科拉会去全国各地打锦标赛,甚至去一些非常偏远的小城市打一些没有名气的比赛。

从那个时候开始,斯科拉走上篮球这条道路,已经成了时间问题。父亲在他们家的车库装了一个篮筐,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阿根廷,这显然是一件非常疯狂的事情。

因为那个年代,足球是阿根廷的第一运动,篮球的出现,仅仅是这个国家的人民不想让业余生活过于单调。

因为发现斯科拉身上的篮球天赋,老斯科拉送给了儿子一条挂着金色篮球的项链。

几年之后在一场音乐会上,那条项链被人抢走了,即便斯科拉试图在人潮中把项链夺回来,可结局依旧没能如愿。老斯科拉只能再搞一条一模一样的项链,送给斯科拉。

年轻的斯科拉再也没让那条项链离开过自己,他也没想到,遭遇抢劫,是自己离告别篮球最接近的一次。

斯科拉对篮球的这份热爱来自于他的父亲,带给他的,则是除却篮球世界杯之外的所有FIBA奖项:奥运会金牌,泛美运动会篮球冠军,钻石杯金牌,美锦赛冠军。

当然,还有他令人印象深刻的NBA生涯。

1999年,斯科拉第一次对位文-贝克,那是他第一次直面NBA级别的球员。他先是被直接扣飞,然后又被颜射,在对手在自己的身边飞来飞去不断命中投篮的时候,斯科拉的心态彻底崩了。

他一度以为自己永远不配和这群怪物站在同一片场地上,可后来他在NBA用陀螺式打法教育黑人内线的故事,我们都知道了。

很多人会认为斯科拉在火箭的地位不高,可事实上,在斯科拉加入篮网,做客休斯敦的那场比赛里,火箭送上了一则致敬短片。

这部致敬短片不是敷衍的集锦片段,而是包含了在穆托姆博,姚明和肖恩-巴蒂尔等一众火箭同时代功勋球员的寄语视频。

这可不是是火箭官方出于情怀的一种可有可无的行为,这位阿根廷大前锋的确在休斯敦当地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在美国火箭球迷投票出最受喜爱的球员名单里,他高居第六位。

休斯敦人爱他的敬业,也爱他别具一格的打法。同时,他场下的平易近人也为他增粉不少。球场上的斯科拉有着用不完的激情,可日常生活中的他,从来都不是一个聒噪的人。

除了篮球,斯科拉的日常生活只有打游戏和读书。他很喜欢把自己的想法写在博客上,每次他都会用西班牙语写一遍,再用英语写一遍。

因为大多数的时间他会奔波于联赛和FIBA,所以仅剩下的那些时间,他会选择宅在家里,陪陪家人。宅的时间长了,他也有了一些NBA球员身上不常见的腼腆。

2010年上海世博会,斯科拉参观了阿根廷馆。展会上他受邀跳探戈舞,从来没接触过探戈舞的他,愣是被探戈女郎亲懵逼了,他甚至不敢用手去碰女伴的后背。从这一点上来看,火箭队目前的当家球员比前辈们有了长足的进步。

对阵波兰的比赛结束之后,看台上响起了“Olé,olé,olé,olé,Luifa,Luifa”的歌唱声。这位老将目前还没有收到任何一家俱乐部开出的合同,所以不论怎么看,这都像是斯科拉职业生涯的绝唱。

可是他本人并不这么认为。

“所有人都在谈论我的年龄,我可以理解,但是,我自己并不是那么想问题的。”

“在比赛里我从来都不会想,我的天,我已经这么老了,这些孩子比我小十五二十岁。当我触球的时候,我就是一个运动员,就是一个要带领球队取得胜利的运动员,我可没时间想那么多。”

世界杯之前,他因为“全白了不好看”而剃掉了那一头标志性的飘逸长发。即便这是一个听着就有些令人伤感的事情,可他还是没给我们一丝煽情的机会:“这不是告别巡回赛,这是世界杯”。

在圣经的故事中,参孙是一位被上帝钦点的力士。他唯一的弱点就是自己的长发:他从出生开始就不能剪自己的头发,否则他这一身的本领就会荡然无存。

故事的最后,参孙被敌族之女魅惑,剃掉了头发,最终凭借着和上帝的祈祷才重新获得神力,最终于敌人同归于尽。

斯科拉也像是神话故事中与上帝签订契约,一身本领的离俗人。只不过和参孙相比,他看上去不会被女人诱惑,也不怕被剪掉头发。